海员权益

澳大利亚国家福利委

澳大利亚国家船员福利委员会和澳大利亚船员福利委员会(ASWC)加入了国际船员福利协助网络(ISWAN),使得该网络的国家级船员福利委员会数量增加到8个。


于2013年8月生效的海事劳工公约鼓励建立国家船员福利委员会和港口福利委员会,增强和协调到访船员的福利服务以及设施。


国际船员福利和协助网络(ISWAN)执行董事Roger Harris说:“我们

航运市场

尼加拉瓜运河预计明

尼加拉瓜运河预计明年动工

海事新技术

NYK和DNV GL携手展

内容摘要:日本邮船会社和船级社DNV GL正在展开一个合作项目,并在发动机设计专家MAN Diesel&Turbo的支持下,使用DNV GL的大型数据平台Veracity,在过去18个月内所存储的四艘NYK船

卫星通讯

Marlink将为Carisbr

内容摘要:Marlink 将为 Carisbrooke Shipping旗下现代干货船和多用途船船队供应卫星通讯设备和卫星覆盖,船员可使用自己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手提电脑获得语音和数据服务。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曹妃甸十年:从崛起到停滞到借势京津冀 地价已翻三倍

来源:互联网 2017-09-23 08:49:11 责任编辑: 人气:

 2017-09-23_084801.jpg

进入9月,地处唐山南部、与天津滨海新区隔海相望的曹妃甸阳光明媚。在这片近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现代化厂房、高楼与烂尾楼交织着从车窗外飞掠而过。

十年前,这是一片舆论意义上的投资热土,但它的宏大蓝图却没有变成现实。而今,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稳步推进,曹妃甸的运营者试图找到新的机遇。
 
自2007年3月,首钢京唐公司正式动工以来,首钢集团便和曹妃甸的命运捆绑在一起。一些人甚至评价,没有首钢,当年的曹妃甸不会引来那么密集的目光。
 
在这10年时间里,除了首钢京唐公司、华润电厂等少数企业正式投产外,曹妃甸仍处于开发建设中,签约、动工建设甚至建成的企业并不在少数,但规模生产的企业寥寥无几。
 
当地政企人士并不忌讳谈起近年曹妃甸的“发展缓慢”,而在加快京津冀一体化步伐的大背景下,首钢与曹妃甸有了进一步动作,2015年由首钢集团和曹妃甸城投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京冀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负责曹妃甸110平方公里示范区的土地一级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和未来城市运营。
 
京冀协发投建公司总经理李国庆表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格局下,尤其是雄安新区的成立后,随着北京加快产业疏解步伐,曹妃甸成为一个重要的产业承接地,“不仅仅承接来自北京的产业,也承接来自雄安的产业。”李国庆表示。
 
寻路:借势京津冀协同发展
 
虽然过去10年曹妃甸发展相对缓慢,但整个区域格局和产业框架已雏形初现,随着雄安新区宣布成立和北京加快产业疏解,李国庆对曹妃甸未来的发展满怀信心。
 
李国庆称,曹妃甸主要承接产业转移,“一是高端制造业,包括节能环保产业、石油化工等,而且产业转移范畴上还要扩大;另外雄安新区内的企业也要搬迁,最近几个月,雄安新区有些企业来曹妃甸调研,在这个形势下,曹妃甸产业发展进度是加快的。”
 
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管委会一位官员介绍,目前恒大集团、富力地产已经准备进驻曹妃甸,中南地产已经在曹妃甸深耕多年。此前,曹妃甸鲜有知名房企进驻。
 
京冀协发投建公司负责地产业务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原来曹妃甸土地价格是每亩40万元,今年拍的几块地起价都是每亩150万元,去年房价是四五千左右,今年到了六七千。”
 
整个京津冀地区在过去几年中都不同程度出现了房地产资产价格上涨,不过,在上述地产人士看来,地价和房价上涨,包括恒大、富力准备进驻曹妃甸,意味着曹妃甸价值开始凸显,“北京搬过来的七八家企业已经动工了,慢慢建成也会逐步投产,在京津冀一体化情况下,整个曹妃甸发展形势会越来越好。”
 
曹妃甸官方消息透露,今年下半年以来,曹妃甸先后在珠三角、厦门、雄安新区举行招商推荐会,同时也在曹妃甸举办城市招商推荐会。截至8月17日,各园区共签约项目179个,总投资2437亿元。其中50亿元以上的项目9个,总投资达1778亿元。
 
在大力促进招商的同时,首钢集团也开始谋划自己的产业布局,2015年6月,在北京市财政局支持下,首钢基金公司在曹妃甸成立京冀资本,设立了曹妃甸发展系列基金、京冀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基金,在完善曹妃甸地区基础设施及生活服务配套建设同时,也为承接北京市相关产业转移迁入,提高区域发展后劲提供金融支持。
 
李国庆介绍,目前,京冀协发投建公司已经建成一期被动式住宅示范区,下一步该公司还将与国内外企业合作投资相关绿色建材领域产业,并在曹妃甸建设一个绿色环保节能建材园区,同时计划开发绿色生态节能示范特色小镇项目。
 
京冀协发投建公司地产部部长王双荣介绍,首钢并不打算做房地产,目前建成的被动式建筑首堂创业家项目更多是示范意义,“还是为了吸引产业和人,用绿色生态节能高标准的居住环境吸引更多人来曹妃甸投资、发展。”
 
上述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管委会官员介绍,目前曹妃甸已经建成包括华北理工大学在内多所高等院校,已经有5万师生进驻。
 
曹妃甸十年:从崛起到停滞
 
在地理上,河北具备着承接京津两大直辖市优势,同时又有三个沿海地级市,但河北经济长期是钢铁等能源产业一支独大,临海经济并没有完全释放。
 
2002年,首钢正式确定搬迁至曹妃甸,由此拉开了首钢集团这家国企和曹妃甸“同呼吸共命运”的序幕,曹妃甸开发也由此正式启动。
 
2002年9月,首钢集团与河北建投、唐山钢铁、秦皇岛港、唐山港共同投资成立曹妃甸实业开发有限公司。2003年3月,由曹妃甸实业主导的曹妃甸基础设施建设正式启动,前期主要是建设首钢京唐公司新址和港口码头填海工程。
 
2005年2月,首钢搬迁曹妃甸方案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10月,曹妃甸工业区党工委、管委会成立,2006年10月,曹妃甸新区成立,将唐海县、曹妃甸新城、南堡经济开发区和曹妃甸工业区纳入曹妃甸。
 
2007年,首钢京唐公司新址工程正式动工建设,首钢京唐公司由首钢和唐钢分别持股51%和49%成立,按照当初的定位,曹妃甸主要依托深水港发展钢铁、石油化工和机械装备制造等产业。10亿吨石油储量和首钢千万吨产能使得官方对曹妃甸新区的未来前景踌躇满志。
 
之后数年,曹妃甸的发展进入快车道,一系列项目开始签约、动工,2009年首钢京唐公司一期485万吨产能正式投产,按照当初规划,到2012年公司产能将达到3000万吨。
 
2012年国务院批复撤销唐海县成立唐山市曹妃甸区的方案,自此曹妃甸正式成为唐山市的一个行政区,辖区面积接近2000平方公里。但在此之前,曹妃甸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受到巨大影响。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随着国内钢铁产能过剩等系列因素影响,钢材价格下跌,全国多数钢企开始亏损,直到2014年的5年时间里,首钢京唐公司累计亏损120亿元。二期工程搁置,至今未能建成投产。
 
与此同时,曹妃甸发展也陷入停滞,一大批建成产业项目未能投产或未建成停工。以打造生态居住新城为主的曹妃甸新城开发大量房地产项目,随着产业进驻受阻,曹妃甸房地产空置率居高。
 
一家国企和一个新区
 
曹妃甸区官方网站显示:“开发建设曹妃甸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先后有7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120多位省部级领导来曹视察考察,并称之为黄金宝地、耀眼明珠。”
 
在过去的10年里,曹妃甸这颗渤海明珠长时间陷入“缓慢发展”的窘状,官方数据显示,十多年来,曹妃甸累计投入资金5000亿元。2016年全区完成地区生产总值364.6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66.6亿元;同期固定资产投入达886.4亿元。
 
对于曹妃甸发展缓慢的原因,接近政府人士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因为曹妃甸与天津滨海新区同质化竞争导致的,另一方面当地政府开放力度和思想解放程度与北京、天津这些直辖市政府相比还有较大差距。
 
一个城市发展过程中,产业的带动作用不可或缺。曹妃甸官方信息透露,近年曹妃甸实施重点产业项目303个,总投资2781亿元,141个项目建成投产,162个项目加快建设步伐,273个项目签约落地。
 
其中京津冀项目占大部分,京津冀项目累计签约143个,总投资2356亿元,已开工项目65个,总投资1052.8亿元。而央企和京冀两地国企又是其中主力,首钢、中粮、华润、北京城建、奇瑞汽车等一大批优质项目进驻。
 
曹妃甸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这些项目中真正实现规模化投产的只有首钢京唐公司等少数几家企业,“大部分企业都是搞个投产仪式就没有下文了,原因一是缺乏自上而下的有力推动,二是曹妃甸整体产业配套等都还不完善,原因很多。”
 
据李国庆介绍,其所在的京冀协发投建公司主要是京冀两地政府搭建的一个平台,首钢代表北京市政府出资、开发建设和管理,曹妃甸建投代表河北省政府提供土地,但不参与实际业务,“形成一个两地政府共建平台,推动曹妃甸发展”。
 
在曹妃甸的发展历程中,当地政府和首钢集团支撑着区域发展,尤其是2014年,双方签订合作共建开发协议以来,京冀协发投建公司成为曹妃甸开发主体公司之一,首钢集团成为曹妃甸开发建设的主要出资人。
 
李国庆告诉经济观察报,在曹妃甸协同发展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主要采取PPP模式,整个投资规模千亿起,“我们在划定区域内做基础设施建设,道路桥梁、河流河道治理、基础设施管网建设,我们和政府签订协议,每个项目全程有8%的回报。”
标签:
上一篇:保华集团收取出售南通港口集团45%股权尾款8.923亿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共有条)

看不清?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